欢迎访问美文馆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美文 > 原创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看月亮

时间: 2019-10-07 | 作者:想起 | 来源: 美文馆 | 编辑: admin | 阅读:

  很久很久以前,有多久呢?久到还没有中秋这个节日,更没有吃月饼这个习俗。那时有一个边境的小山村,村子里世代耕种,民风淳朴,小伙子们都勤劳热情,而其中有一位叫李钟的,唯独显得有些特殊。

  李钟特殊不是因为他自己,而且因为他的媳妇,村里人都知道,他的媳妇不是外乡讨来的,也不是村子里明媒正的,确切地说,是他捡来的。

  一天傍晚李钟喂完家里的老马,就去村旁的山泉打水,泉水一如既往地清澈,可不同的是对岸隐约有个东西,引起了李钟的注意。他放下木桶,趟过水流,而出现在他眼前的,竟是个貌若天仙的女子,不知什么缘故晕倒在了岸边。

  李钟见其美貌过人,衣着体面,必不是普通村妇,尚不敢造次,可他叫过几声后仍不见她醒来,不忍坐视不理,于是他咬咬牙,把她背回了家。

  李钟将她放在了床上,悉心喂以草药汤饭,女子缓缓醒来,初时还有些慌乱,得知李钟救醒她之后,心怀感激,起身行礼,“小女受奸人胁迫追赶,逃亡至此,幸得公子相救。”李钟连忙还礼,轻声说道,“姑娘说哪里话,李钟只是个乡间粗人,姑娘若是不嫌弃这里,尽可住下,养好了身体再走。”听了这话,女子脸颊上了些许绯红,不过还是微微点头,眼眸中,却藏下了一抹柔情。

  春去秋来,村里人都知道李钟家里多了个天仙似的美人,乡间人淳朴,都认为这是李钟宽厚善良得的福分。那女子养好之后并未离去,而是心甘情愿在李钟家里忙碌。李钟每日早出耕作,午时回家饭菜便早已备好,每次换下来的衣服,也都被洗的干干净净。 每次到院子中取下晾干的衣服,李钟都要到她面前说一句,“谢谢姑娘”,但抬头看时,她的脸上却只是藏着笑。初秋的夜晚二人都喜欢 在院中乘凉,他忽然想起问取她的名字,她却有些迟疑地说,“我,没有名字。”“那我为姑娘取个名字如何,圆月当空,秋风正凉,姑娘便叫秋月,如何?”,她看到他兴高采烈的劲,不由得点了点头,却难以掩藏满心的欢喜。那个晚上她的眼中除了月,还有他俊朗的面容。

  村里人并不知道李钟与秋月什么时候成亲的,不过她们在一起却好像是理所当然,甚至很多人都觉得她俩是天生一对。李钟深深地爱着这个贤惠善良,冰雪聪明的妻子,她总是能为他想到所有事情,给他准备好一样一样的东西,晚上抱着枕边的人,他第一次觉得,老天对他太过恩赐。而秋月也渐渐习惯、爱上了听蝉鸣,闻秋雨的生活,她很满足,她最喜欢的就是在望日的夜晚挽着他的臂膀,在月下散步,她抬起头看着月时,仿佛在思念着一些人,一些地方,有时看到眼眶湿润。李钟并不问,也不打扰她,只是轻轻地将她搂在怀里,陪她度过一个又一个月圆的夜晚。

  好景不长,村外有人告知匈奴打了进来,李钟和村子里的年轻人,都要应诏从军,这使这对恩爱的夫妇不得不被生生拆散。秋月一边收拾衣服一边默默垂泪,而李钟也将嗓子翻涌的东西压了下去,到院子里牵出了那匹老马,月光洒落在院子中,竟显得无比凄冷。

  李钟接过妻子递过来的包袱,苦笑着说,“可惜今天不能陪你看月亮了,国难亦是天下人之难,亦是你我之难,我不得不去,你和孩子就等我回来。”,说完李钟蓦地转身,他不忍再多看一眼泛着泪花的妻子。

  “带上干粮,有一个印着平安的,最后吃,最想我的时候吃,此去无论五年还是十年,还是一辈子,我永远等你,等你陪我看没看完的月亮!”秋月噙着泪水,把一包干粮交到他的手上。冷月残星,一骑绝尘,听着传来的哭声,他肝肠寸断,终于伏在马上痛哭起来。而身后越来越远的女子,仿佛要也哭干这辈子的泪水。

  金戈铁马也像是弹指间,转眼便是八年过去,战场上一仗接着一仗,李钟带着兄弟们奋力拼杀,凭着勇猛和沉着,他总能化险为夷。名扬疆场的他早已是统领上万人的骠骑将军,他太想胜,因为他想回家与妻子团聚,可匈奴却毫无退意。甚至这一年,单于亲征,意图直指中原,这是个难关,可对于李钟来说,这也是个机会。他打探到了单于营帐,于是集结奇袭部队,那些都是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。只在今晚,月圆之夜,生擒单于,了却这边疆无尽的战事。

  “跪下!”,坐在李钟面前的,是个身着兽皮,有些年老的男人,他是执掌上万匈奴军队的大单于,也是他八年以来,日夜想要打败的最大的敌人。但没想到,这一仗,他输了,站在单于旁边的是李钟贴身的侍卫,毫无疑问,他是个匈奴人。

  “把他身上的令牌搜出来”,单于缓缓开口,旁边的守卫粗鲁地将李钟腰间的令牌、兵符搜出,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小小的布包,上面系着线,那里装着的是妻子给他做的,写着平安的干粮,他从未打开,因为他舍不得。被擒住的李钟盯着这个布包,忍不住红了眼睛,内心翻涌着无穷无尽的苦涩与绝望。他望向那个褪了色的布包,仿佛望着那个日思夜想的女子,望着那个还在苦苦守候他的发妻,然而这一切到处为止了,今生今世,他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。

  单于亲手打开了布包,期待着从中找到重要的密报,然而布包里装着的,只是一堆干粮化作的齑粉,他抖落了这些齑粉后,掌中出现的,赫然是一块宝石。

  单于大惊失色,急忙叫来帐下军师,军师看过宝石之后,也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  “你从哪里得来的!”,单于大声喊道,李钟不明所以,看到了宝石之后,不由惊诧,“那是我妻子给我带着的,没想到一直夹在饼里。”单于听罢又哭又笑,不停的问军师,“可是十二年了,可是十二年了?”,军师激动地答道,“正是十二年!”单于又问李钟,“你与妻子相识可有十二年了?”李钟惊诧地点头,“你怎么知道?”“因为她是我的女儿!”,单于一边喊着,一边擦拭起眼泪来。李钟也是颇感震惊,没想到自己娶了这么多年的妻子,竟是匈奴的公主。

  匈奴撤军了,李钟简直不敢相信单于就这样将他放了回来。帐下的众将皆以为李将军说服了单于,李钟笑而不语,派人快传捷报,心中只愿早日班师。八年了,他太想念家里的月亮,也太想念月下的爱妻。

  “圆儿,把院子后的核桃摘几个来。”,院子一个妇人正忙着做饼,那是一种印着平安的饼,每个月的这一天,她都会做这个饼,为他祈求平安。“知道了。”回答她的是一个伶俐的小男孩,那是她的儿子。丈夫离家不久她生下了这个孩子,母子相依为命。她却总在儿子看不见的时候默默垂泪,她想念那个给她坚实臂膀的人,她想念月下他曾给她的无限温柔,她每每看着天空的圆月,就不由得想起给他带上的干粮,不知道他吃了没有,不知道在军中冷不冷,不知道在军中是否有人照顾,更不知道战场上拼杀时能不能保护好自己……每次想到这里秋月便再不敢想,她害怕李钟再也回不来,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。

  秋月擦了擦眼泪,用力擀着手下的饼,不敢再想。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一步步朝她走来,秋月抬起头,只一眼,眼泪便倾泻而下,眼中的泪花使眼前的人变得模糊,她用力地擦,却怎么也擦不干。眼前的那个男人缓缓伸出手来,抹下她眼旁的泪珠,随后一把将梨花带雨的她搂入怀中。“我回来了。”,他笑着说,眼中却也是止不住的泪水。

  那天是一个望日,晚上的月亮也大得出奇。月光下,她听他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,他是怎样的死里逃生,怎样的以少胜多,又在多少个满月的晚上,走出营帐,对着月亮勾勒她的容貌。听到单于打开布包时,秋月心中微颤,连忙问道,“为何自从离去从未打开布包?”“因为我记得你告诉我,在最想念你的时候吃,而我每走一天,便多想你一分,若是说哪一天最想你,我想一定是归来的前一天吧。”,秋月靠在他的怀里,眼中霎时又湿润了起来,“我每天都会担心,你若是不回来了,我……”“怎么会”李钟轻抚妻子的青丝,温柔地说道,“我说过要陪你看完那晚没看的月亮,而且,还要看一辈子”。

文章标题: 看月亮
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meiwenguan.cn/article-95-151739-0.html
文章标签:月亮

[看月亮] 相关文章推荐:

Top